• 欢迎进入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
历史人文
李世甲
李世甲接受日寇投降
 
    1945年8月15日,日本天皇发表无条件投降诏书。深受日本军国主义八年蹂躏的中国人民欢呼雀跃,庆祝胜利,厦门人民也是一片欢腾。
    可是,国民党内部由谁来接收厦门,却发生了“争斗”。“争斗”中,日军等得不耐烦了,不知是急于退出战场回家看望家人,还是怕死厌战,于是给中方发来了要求投降的请求信,这恐怕也是世界战争史上少见的。
    厦门港的军事地位在中国海防上是十分重要的,元、明、清历代政府均在厦门设防。鸦片战争更凸显出厦门港地位的重要,如果不是厦门军民惩罚英国侵略军使之不得安宁,英国政府可能会把厦门搞成像香港那样的殖民地。日本侵略者对厦门也十分看重,在中国东南沿海其军国主义锋芒首先对准厦门,派出重兵攻取厦门。得手以后,把厦门与汕头合为一个军事区域,派出海军中将进行统治,其指挥中心就设在厦门。
    厦门历史上也是以水师管辖为主,从清代的福建水师提督署到民国的漳厦海军司令部,都是海军管理厦门。就连厦门的城市建设也是厦门海军主持的,现在以中山路、大同路、思明路为中心的旧城区,就是1920年前后由厦门海军司令部规划建设而成的。因此,当时的海军总司令陈绍宽认为厦门是海军要港,理应由海军主持受降,并派出第二舰队司令李世甲中将作为接收厦门日本海军投降的专员,李到达集美后,就紧锣密鼓地准备接收。
    而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却不那么认为,他主张厦门应由陆军受降,并与福建省主席兼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刘建绪组成“接收委员会”,内定由省保安处处长兼保安纵队司令严泽元为接收厦门主任委员。严即奉命组建接收的工作班子:上校参谋丁维禧、中校副官周维新、少校副官陈惊奇等。他们一行从永安出发,经大田、德化、泉州直趋漳州。
    海陆两拨人马各说各有理,各说各重要,发生了争执,谁都不让对方人员先进入厦门,文电来往,互不相让。他们在集美陈兵,僵持了一个多月未获解决,把日本鬼子晾在一边看笑话。
    厦门日军因许多民生问题得不到解决,就派一上尉参谋持信到石码,要求尽快接受投降,接收厦门,以解决厦门人民的粮食、薪煤、蔬菜等的供应。严泽元即以纵队司令名义命令日军编造投降官兵花名册及军事设施、武器弹药等清册,准备投降。
    当时,省政府已任命黄天爵为厦门市长,他带了一批人马到漳州、集美待命。这时,顾祝同也派出少将专员李致中,刘建绪则派出少将参谋处长唐精武到达漳州,协助接收。而李世甲则电告他们不要进入厦门。
    由何应钦、顾祝同、陈绍宽、周至柔等组成的全国统一接收委员会,派刘德浦少将为厦门要港司令,协助李世甲办理接收事宜。刘抵达后,经过多方协商,议定:9月28日假鼓浪屿海滨旅社(今鹿礁路2号),由李世甲中将主持受降仪式,正式接受日军投降。并决定军事方面由海军接收,‘行政方面由福建省政府接收,持续一个多月的僵持局面才告结束。
    928,在海滨旅社,日军厦门汕头军区司令、海军中将原田清一向中国投降,并在投降书上签字,交出军舰4艘,步机枪1000余支,山炮多门,中将以下官兵2779名。这是厦门最高级别的受降仪式。仪式后,日军官兵以厦门大学为I临时俘虏营,等待遣返。
    受降仪式以后,李世甲中将又奉命去接收台湾、澎湖的日本海军投降,旋即离厦,厦门的事务由刘德浦少将继续办理。因连日台风袭击厦门,省政府的大批人马无法渡海,延至103,才分批从石码、集美进入厦门,受到热烈欢迎。黄天爵一行接收全市行政机关。海关、邮电、银行、司法、税务各机关,则由中央各系统派员接收。不久,那个第三战区少将专员李致中因在接收物资过程中盗卖汽车,经军法审讯,被判处死刑,这是后话。


 
——本文节选自《鼓浪屿名人逸事》

copyright 2016 闽ICP备05021348号-1
主办:厦门市鼓浪屿-万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| 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
地址:鼓浪屿龙头路100号三楼监测中心 0592-2065237 传真:0592-2065237
技术支持:优艾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