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欢迎进入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
历史人文
蒋介石
蒋介石养晦鼓浪屿
 
    鼓浪屿,曾是蒋介石发迹前韬光养晦的一块跳板,是他向陈炯明、孙中山索要高级职位的筹码,最后还想把厦门与金门、台湾绑在一起作垂死抵抗,只因我解放大军进军神速而打碎了他的梦想,在中国两种命运的大决战中败下阵来,逃往台湾。
    191835,孙中山电召蒋介石到广州,委任他为陈炯明的援闽粤军总司令部上校作战科主任,先驻汕头,后移漳州。但他“受讥讽,遭白眼,有苦无处申”(见《蒋介石日记》),混得颇为艰难。于是,他送上辞呈不辞而别。陈炯明连发三函劝他回来,并许诺拨3000人枪给他。9月18日,蒋回到总司令部,被陈委为“第二支队司令”,驻长泰。蒋为表现自己,擅自率队长途奔袭永泰的北洋军,结果大败而归,乃以回家伺奉母病请假离去,经孙中山多次劝告,才于1919年5月回到漳州军中。
    这时,蒋母抱孙心切,要求他接妻子毛福梅到军中。蒋趁机以安置家眷为由,于6月4日来到厦门鼓浪屿,在鸡母嘴租了E245号别墅住了下来,这一住就是三个月。其间给参谋长邓铿写信说自己“才不足以御下,德不足以服众,而信又不足以孚人”,申言“多一日不退职,精神多受一日痛苦,职务亦一日荒废”,又给总司令部寄去了辞呈。
   蒋介石住在鼓浪屿别墅里,有妻子陪伴,优哉游哉,每天面对鼓浪屿的“海天奇景,头脑胸襟,贮满新鲜空气”,“往登郑成功古阅操台”,不禁“幽境高蹈,啸歌自适”,作一首“明月当空。晚潮汹汹,国事混蒙,忧思忡忡。安得乘宗悫之长风,破万里浪以斩蛟龙”的诗以明志。其间,他还曾搬到乌埭角一蒋姓私宅住过。9月间,他接到总司令陈炯明的挽留电,未予置理,结束了鼓浪屿三个半月的闲适生活,转到上海。
    1920年3月,陈炯明、朱执信接连发了三次电报,催他回来复第二支队司令职,蒋不答应。后经孙中山、廖仲凯多次劝慰,他才回到漳州。可他只在漳州参加了一次军事会议,住了四天,感到“仍有压力”,即以“受人排挤,神经刺激,需要治疗”为由,又住到鼓浪屿,不久回了上海。7月,蒋从上海回到鼓浪屿,曾去漳州参加军事会议。8月,他与廖仲凯一起抵上海进谒孙中山,面陈粤军情况后,旋即回奉化老家。这年,蒋在上海、漳州、鼓浪屿之间穿梭,为的是不满意军中职位,虽几番讨价仍未能最后定夺。
. 至1922年,蒋被孙中山任命为“东路讨贼军”参谋长,许崇智为总司令。可众将领对参谋长不以为然,使他很难开展工作。蒋致函在上海的胡汉民、汪精卫诉苦说,“对这个部队的派系斗争很苦恼”,提出“十天内如无进步,则辞职返沪”。10天后,廖仲凯带着孙中山的亲笔信赶到福州,交给已登上轮船的蒋介石。蒋读完信不好意思再坚持,只好回到司令部。但军中派系倾轧,不是蒋能解决的,他决定知难而退,于11月底回到上海。在孙中山的严厉催促下,他只得于12月18日返回福州军中,可又心不在焉,“投宿涌泉寺,游回龙阁,谒朱熹祠,在鼓浪屿过新年”(见《蒋介石年谱》),1923年的元旦,蒋介石是在鼓浪屿度过的。
    1923年以后,蒋介石逐步登上中国军事和政治的顶峰,成为800万“国军”的统帅和中华民国的总统,以及国民党的总裁,权倾朝野。到了1949年,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,顷刻间丢掉了长江以北广大地区。这时他想与共产党划江而治,而毛泽东不介,下令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。南京解放后,江南国十卜,“国军,,已溃不成军,风声鹤唳,蒋介石又想保住沿海岛屿厦门、金门、海南和两广、云贵等省,并把大量黄金运来厦门,以此企图继续顽抗。他于7月22日到鼓浪屿,召开了俞济时、黄少谷、沈昌焕、汤恩伯、王敬之、唐泳三、李良荣、蒋经国等以及日本军事顾问根本博参加的军事会议,部署防务和反攻,会后还在军舰的甲板上遥望鼓浪屿的“绝佳风光”。特别有趣的是,在厦门即将解放的10天前即1949年10月7日,他又急匆匆从台湾赶到厦门给他的学生们打气,训示要坚守厦门,最后一次瞥了鼓浪屿一眼,无限惆怅地离去,从此就永远地告别了他曾养晦借力的鼓浪屿。
 

 
——本文节选自《鼓浪屿名人逸事》

copyright 2016 闽ICP备05021348号-1
主办:厦门市鼓浪屿-万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| 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
地址:鼓浪屿龙头路100号三楼监测中心 0592-2065237 传真:0592-2065237
技术支持:优艾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