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欢迎进入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
历史人文
巴金
巴金三宿鼓浪屿
 
    文学大师巴金的《激流三部曲》、《爱情三部曲》激励了数以万计的青年人。巴金对鼓浪屿有着十分美好的印象,他在许多著作里都描写到鼓浪屿。
    他于1930年秋天从上海到厦门,坐“划子”(舢舨)渡海到鼓浪屿,住进厦门酒店三楼临海的房间。他在《南国的梦》一文中写道:“傍晚约了两三个朋友来,我们站在露台上,和朋友们谈论改造社会的雄图,这个窄小的房间似乎容不下几个年轻的人,和几颗年轻的心,我们的头总是向着外面,窗下展开一片黑暗的海水。水上闪动着灯光,飘荡着小船。头上是一天灿烂的明星,水是无边的,海也是。”
    次日,他在时任《民钟日报》副刊编辑的鲁彦陪同下,漫游了鼓浪屿,留下的“印象是新奇的”。“我喜欢这南方使人容易变为年轻的空气”,“在这花与树、海水与阳光的土地上,我做了两个小时的南国的梦”,“我一生最快乐的日子(可惜非常短促)就在这样土地上度过的”,他对鼓浪屿一往情深。
    1932年,巴金又来到鼓浪屿,同样住在厦门酒店,同样可以看到那窗外黑暗的海水。这次仅住了一天就离去。这年,他出版了中篇小说《春天里的秋天》,写的是一对青年男女在封建礼教的残害下凄婉动人的爱情悲剧,这是一部富有南国风情的作品,故事发生地就在鼓浪屿。巴金说:“我把小说背景放在厦门鼓浪屿,因为我从上海到晋江,来回都在鼓浪屿小住,我喜欢那个风景如画的小岛。我常常坐划子来去厦门,晚上也在海上看星星。鼓浪屿的春天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”从这里可以看出,巴金对鼓浪屿已经难以割舍。1933年5月,巴金第三次来到鼓浪屿,还是住在厦门酒店。他是与两位朋友坐“划子”来到鼓浪屿的。他在《月夜》里如是描写鼓浪屿:“不只一次,我在日光岩下的岛上看过七颗永不会坠落的星”,“繁
星里我也曾坐了划子在海上看过景”,“攀登了日光岩,在那最高峰顶上眺望着美丽的海”,“我也曾在海滨旅馆里听着隔房南国女郎弹奏的南方音乐”。这是1935年他在日本横滨眺望夜空中的星星和住处前的大海时不禁触景生情,怀念起鼓浪屿而写下的。他在《南国的梦》里回忆道:“划子在海上漂动,海是这样地大,天幕简直把我们包围在里面了……我一直昂起头看天空,星子是那样多,她们一明一亮,似乎在给我们说话。”他已经把自己融入厦鼓海峡了。
    此外,巴金在他的散文《黑土》、《旅途随笔》、《朋友》和《扶梯边的戏剧》里,都有对厦门鼓浪屿的描写,表现出他对鼓浪屿的深深眷恋。厦门沦陷后,巴金激愤地写道,“鼓浪屿骚动起来了,铁骑踏进了花与树,海水与阳光的土地”,但他坚信“它们在那里得到的不会是胜利,而是死亡”。真的如巴金所言,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,侵占厦门和汕头的日军最高指挥官海军中将原田清一,就是在鼓浪屿签下投降书,交出指挥权,被遣送回国的。可惜的是,厦门酒店已经被拆除,连房子的照片也没有留下,原址变成一片草地。
    20世纪80年代,某电影制片厂来鼓浪屿拍摄《春天里的秋天》时,因为没有了那个酒店,只得借“番婆楼”来替代,虽然地点不同了,场景和内容却是极为相似的。


 
——本文节选自《鼓浪屿名人逸事》

copyright 2016 闽ICP备05021348号-1
主办:厦门市鼓浪屿-万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| 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
地址:鼓浪屿龙头路100号三楼监测中心 0592-2065237 传真:0592-2065237
技术支持:优艾天下